四,我就承认了这个罪名如何。否则,你们该

2018-06-14 19:16
男人有野心是好事,真的。

    只是茗薇不敢苟同,那个系统将会制造出一个丧尸的王者?那会给人类社会带来多大的灾难?想想,当丧尸开始有计划,有战略地攻城,各大小基地将会遭受多大的损失。末世一年半,人类的数量已经仅剩末世之前的五分之一,末世之前地球上的人类数量已经达到了将近80亿左右,而如今,却只剩下了16亿,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每日减少着,谁也不知道,最后人类的数量会减少到什么程度,10亿?5亿?1亿?还是更少的数字。人类已经经不起太大的损失了。中国原本16亿左右的人口,因为人数太多而造成的灾难更加的严重,损失也更加地剧烈,现在,中国的人口,大概只剩下了3亿左右。然而邓宇竟然还想等着丧尸王者与官方基地两败俱伤之后,再出面击退敌人,他的下一步大概就是推翻基地的领导团队,自立为王?他是不是认为他很厉害,可以凭借着那个所谓的系统交换对抗整个末世?

    茗薇可以欣赏一个特立独行的基地,但是不会欣赏一个可能会成长的隐患和妄想者。很多事,不知道,可以无所谓,遇到了,就不能当作不知道,不是吗?反正,也只是举手之劳。

    茗薇对自己的能力一向都很自信,所以,她从来不会担心自己是否能够做得到。

    “所以,你是答应了?”臧嫣然听出了端木茗薇的意思。

    “你是个聪敏的人。”端木茗薇点头赞许。

    “我会什么都不知道。”臧嫣然连忙许诺。

    端木茗薇点了点头,当着臧嫣然的面,隐入了墙壁之中。

    茗薇并没有太浪费时间,她只是给邓宇和裴小舞的卧室里放了一点粉末状的春药而已,这也是她炼制各种丹药的时候的一些小制作。小玩意儿。于是,本来就意犹未尽的2个人又滚了起来,当然。茗薇放的药量稍微重了那么一点点,所以2个人实在是滚了很久。直到精疲力竭。

    傀儡符,其实末世之后,茗薇很少再用到这种符咒了,上一次使用,还是在面对黑蛇的时候。

    她首先叫醒的是邓宇。

    “你打算怎么对付端木茗薇和她的人?”

    “追到她,控制她,将她变成我的女人,和臧嫣然一样。为基地提供灵粮和灵肉。”邓宇回答。

    “你的空间是异能吗?”

    “不是,是和系统购买的空间。”

    “裴小舞的空间呢?”

    “是空间异能。”

    “你空间里有什么东西?”

    “大量的物资,枪支,食物,还有晶核。”

    “有多少?”

    “大概有800立方左右。”

    “以这个房间为单位,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拿出来。”

    邓宇开始在卧室里往外吐物资,茗薇则连续的收取物资,这个房间不算太大,所以收了好多次,还弄得房间脏兮兮的。

    “这些物资是基地的物资。还是你个人的物资?”

    “我个人的。”

    “你的系统是怎么来的?”

    “我在大学实验室里拿到的一个正在研究的外星金属片,末世之后意外启动的。”

    “金属片在哪里?”

    “已经融入我的大脑之中。”

    茗薇已经明白地差不多了,又叫醒裴小舞。

    “你的空间是异能吗?”

    “不是。”

    “那是什么?”

    “是我末后在一个交易区买到的一个手镯。变成了一个空间。”

    “什么样的空间?”

    “单纯的储物空间,里面有不少原来持有者的东西。”

    “现在那个手镯呢?”

    “被我隐藏了。”裴小舞将手腕上的手镯显现出来。

    “拿给我。”裴小舞脱下了手上的手镯。

    到这里,事情就处理地差不多了。

    “你,杀了邓宇。”茗薇指示裴小舞。裴小舞直接从地上的衣物堆里找出匕首,刺进了邓宇的胸口。随着邓宇的心脏被绞碎,邓宇的脑门上也闪起一阵亮光,一个金属片出现在了邓宇的额头上,掉落一边。茗薇拿起金属片,收入了空间之中。

    “明天。当有人来敲门的时候,你去开门。然后告诉外面的人,是你杀了邓宇。然后自杀。”

    得到裴小舞的肯定回答,端木茗薇离开了现场。

    第二天一早,虽然基地里依旧风平浪静,但是茗薇的感知力早已经感觉到邓宇的家中进出了好几波的人。裴小舞在一个队员的面前开了门,她**的身子和满身的血迹让外面的人吓了一跳。

    “是我杀了邓宇!”裴小舞用匕首抵着自己的脖子,说完了这一句之后,划破了自己的喉咙。

    接下来,就是一片混乱,邓宇和裴小舞惨死,而唯一同样住在这个房子里的臧嫣然却被锁在地下室里,毫不知情。这事怎么都透着蹊跷。

    “臧嫣然,是你杀了邓宇吧,然后逼裴小舞承认是她杀的,还逼她自杀。”有人愤怒道。

    “你觉得我有这个能力?”臧嫣然反问。

    “你可以趁他们不备。”那人辩解说。

    “是啊,我杀了邓宇,再威胁裴小舞,最后再把自己关在地下室里,钥匙留在邓宇身边?你当我是超人,还是当裴小舞是傻瓜?”臧嫣然犯了一个白眼。

    “嫣然,你昨晚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

    “没有,地下室隔音效果挺好的。”

    “你昨晚有见到他们两个吗?”

    “有啊,毕竟住在一起嘛。”臧嫣然该庆幸吗?除了邓宇和裴小舞,没有人知道种植空间是她的,都以为是裴小舞的。

    “有说什么吗?”

    “没有啊,最近他们也挺忙的,就我是个闲人,来去也就那么几句话罢了。”

    “臧嫣然,你肯定是恨他们让你住在地下室,所以杀了他们的。”又有人自以为知道了。

    “拜托你动动脑筋好不好,邓宇和裴小舞,一个基地第一,一个基地第三,我呢?基地50名开外好不好。我能杀得了邓宇,威胁得了裴小舞?至于地下室,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非要我住地下室啊,本来我早就想搬出去了,裴小舞非要让我留在这里陪她一起住,我还以为是让我给她和邓宇打掩护当电灯泡呢,结果呢,就给我个地下室住住,他们在上面快活逍遥的,地下室也就地下室吧,反正条件也不差,我这都住了6个月了,有什么好恨的非得跟他们杠上?”

    “胡说,明明是你死赖着要和裴小舞住在一起的。”这是大家的版本。

    “我干嘛要赖着她啊?放着好好的房子不住非得住地下室,还天天被锁着,我有病啊?”臧嫣然翻白眼。

    “你还想着邓宇呗,谁不知道啊,你喜欢邓宇,所以就死赖着咯。”

    “这是裴小舞告诉你们的吧,她说什么你们都信?你们不知道吧,大学的时候裴小舞和我同时喜欢上一个男人,结果那个男人选了我,结果裴小舞就到处编排我的不是,逼得我男朋友和我分了手。现在,她自己喜欢上了邓宇,怕我抢她的,就又到处编排我也喜欢邓宇,给你们打预防针。你们好好想想,除了你们从裴小舞嘴巴里听到的,我到底哪里喜欢过邓宇了?我是对他奉承讨好了?刻意接近了?还是色诱了?就算我刚开始是欣赏过他吧,可是我看上去像那么死缠烂打的人?非得巴巴地被锁在地下室里等着看两个人秀恩爱膈应死我?”

    “现在裴小舞死了,你自然是怎么编排她都可以了。”

    “对,裴小舞根本不是那种人。”

    “得,我跟你们说不清。这样吧,证据,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杀的邓宇,又拿什么威胁裴小舞自己承认自杀,拿出证据来,只要你们能说出个一二三四,我就承认了这个罪名如何。否则,你们该干嘛干嘛去?不要再阻止我走出去。”

    “邓哥说了不让你出去。”

    “他说理由了没有,是不是说我没脑子,乱说话,我看起来就这么低智商?我能说什么?我在队伍里又没有职务,又接触不到什么核心机密,他怕什么?把我天天关在房子里,不让我在基地里,战斗力又得不到锻炼,又接触不到人群,他想干什么?”

    “邓哥肯定有自己的道理。”

    “那就让他活过来跟我说为什么吧,我都已经半年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基地了,上次好不容易出去一趟还被你们给拦回来了。我看这次你们若是没有什么正当理由,谁敢拦我。”臧嫣然狠狠推开眼前的人就往前走。

    “嫣然,等等。”一个声音响起,是尚修。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