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给我这个报复的机会,

2018-06-14 19:16
“唔。”邓宇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墙壁内,茗薇戳了戳傻站着的臧嫣然,示意她跟自己走。

    时间回到半个小时前,臧嫣然关上了地下室的门,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按了一下干涩的眼角。当她推开卧室的门的时候,却看到她的房间里坐着一个女人。

    一个女孩,穿着雪白的羽绒衣裙,下面是厚重的长袜和雪地靴,一头简单的短发略微调皮地翘起,未施粉黛,她精致甜美的长相便是天然的妆容。耳朵上戴着粉红色的爱心耳套,脖子上还挂着粉红手套。

    她就那样斜坐于她的书桌前,对着门口的方向,嘴里端着一杯暖暖的咖啡。咖啡的神秘香气扑鼻而来,让臧嫣然感到沉迷。

    因此,臧嫣然没有第一时间惊叫起来,而是冷静了心绪,坐到了书桌旁边的床上。女孩将放在桌上的另一杯咖啡递给了她。

    “现在喝刚刚好。”茗薇微笑。

    臧嫣然轻抿一口,是记忆中的味道,很美好。咖啡,是臧嫣然的最爱,尤其钟爱某一个牌子,末世之后,虽然大家也会给她找咖啡,可是再也喝不到某个牌子了。

    “我姓端木,名茗薇,端木茗薇。”茗薇轻声介绍自己。

    “我姓臧,臧嫣然。”臧嫣然从善如流。两人一时没有再说话,茗薇给了臧嫣然一个好好品味咖啡的时间。

    “带你去看戏吧。”茗薇感到楼上差不多已经进入了正题。

    臧嫣然瞪大了眼睛,茗薇只是给她贴上了一张符,便拉着她穿墙而过,走上了楼梯,走出了地下室,重新站在了客厅里。接着。臧嫣然听到的,便是之前邓宇和裴小舞关于系统和丧尸对敌的那番话,茗薇又带着她看着邓宇和裴小舞滚了一番床单。尽管臧嫣然想走,茗薇却死死拉着她看下去。于是,她又听到了邓宇和裴小舞关于她的那一番话。听到最后,臧嫣然不得不接受和面对自己一直自我欺骗和逃避的现实,彻底地瘫在了那里。

    回到臧嫣然的卧室,茗薇又递了一杯咖啡到她的手中,臧嫣然无意识地入口,此时,再美味的咖啡。都失去了滋味。

    “其实,我很早就知道一点。”良久,臧嫣然说道,她的脸上没有泪水,声音却很悲痛。

    “末世之前,我和裴小舞一直都是关系非常不错的闺蜜,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我们喜欢上同一个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相处地太久了,很多的喜好都很类似。喜欢同一类食物,喜欢同一类衣服,甚至连男人都喜欢上同一个。大概是因为我这张脸吧。所以那一次,是我赢了。她虽然表面上祝福我,但是我知道,她心里并不好受。可是,能怎么办呢,那可是男人呢,不像食物和衣物,可以买两份,我也不能让给她。”臧嫣然的脸上泛上苦涩。

    “那个戒指。不是我不给她,而是。我摘不下来。”臧嫣然向端木茗薇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手,那只看起来很古老的戒指牢牢地套在臧嫣然的手指之上。

    “那个戒指我当时也只是无聊了试戴一下。结果它就牢牢地戴在了我的手上,刺了我的血,于是我拥有了一个可种植的空间。”

    “真的只是一块田,一汪水,我花了好久的心力,才把空间逐渐升级,田地扩大,水池变成了池塘,开始出现草地。我刚刚买了一些动物的种苗放进去,末世便来了。”

    “我承认刚开始的时候,我是有私心的,所以我暗地里收了不少的物资。可是后来,我们遇到了邓宇,真是奇怪,我们两个又同时喜欢上了这个男人。当然,这次,她赢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成了骄纵,愚蠢和拖后腿的代名词,就算我有了异能,还是总是被人用有色眼镜来看待,每个人看我的眼光就是,讨厌,无奈,不耐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每次我身边的丧尸总会比别人多,我总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意外,我总是把大家的计划搅乱,我总是让别人不高兴。裴小舞变得越来越好,是大家心目中的女神,而我,让人无视就已经是最好的事了。”

    “于是,我越来越不想出现在大家面前,每次出现就越来越不耐烦,于是和所有人的关系也越来越不好。在这个时候,依然愿意和我接近的,就只剩下裴小舞和邓宇了,他们很多次都很关照我,帮助我,我就这么被感动了。”

    “为了回报他们始终的包容和不离不弃,我便把空间的秘密告诉了他们。于是,邓宇有了这个7731基地的计划。”

    “邓宇是一个很有领导力的首领,他手下也凝聚了一批能人将领,我只是其中的一人而已,连能人将领都算不上,我唯一能让他注意的,便是我拥有这个空间,还有我是裴小舞的好朋友这个身份。这个认识,是我在这里住了3个月之后,才开始慢慢想通的。”

    “这个基地基本走上正轨之后,邓宇和裴小舞就让我住在了这里,他们说是因为我是基地最珍贵的宝贝,所以一定要狡兔三窟,秘密保护起来。于是,我在这里一住,就是半年。”

    “我的空间因为我频繁的使用,也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具备种养的能力,刚开始的时候,我是全心全意地为他们付出的。直到我开始发觉,他们一直反对我出门,他们不在的时候,会把地下室锁起来,连上面的房子,都不让我上去。”

    “我吵过,闹过,愤怒过,哭泣过,裴小舞每次都拿那一套来安慰我,不能露面,不能让别人知道我的能力。我又不是傻瓜,怎么会随便告诉别人我空间的事,但是裴小舞每次都用她那种温柔的声音哄我,好像我有多么刁蛮任性我的要求有多么不合理一样。真好笑,邓宇就跟着说我有多么不懂事,他们是多么为我好什么的。其实都是为了他们自己吧,拿我的产出去维持基地的基本运作,所有的荣誉和掌声,所有的收获都是他们的,只有我,日复一日地在空间里劳作,观察农作物和动物们的情况,等着送东西给他们。”说到这里,臧嫣然终究是流下了一滴眼泪。

    “我逃出去过一次的,可是没多久就被队员们给送回来,被邓宇训斥了一顿,所有人都那么不赞同地看着我,好像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我只是想出去看看这个世界,想参与这个末世而已啊。为什么不让我出去。”

    “从那之后,我开始慢慢想通了很多的事情,比如为什么我越来越被队伍里的人排挤,比如为什么我越来越被讨厌,比如为什么我被关起来再也出不去。想清楚之后,我也不再全心全意地为他们,我让他们为我收集书籍,种子和正常的动物,一副为他们全心全意的样子。其实,我没有告诉他们,空间多次升级之后,我已经不再需要亲自去收割了,我可以用意念直接进行收割和管理,而且,空间里多了一个房子,多了一个山谷,多了一片海洋,我都没告诉他们。我知道,如果我告诉他们,大概我要忙的事就更多了。”

    “他们对我的一切,我都记得,都记在心里。现在,我没有实力,没有机会,去报复他们对我所做的一切。可是。”臧嫣然看着端木茗薇的眼里闪起彻底地绝望之后的一道光亮。

    “如果你愿意给我这个报复的机会,就算你把我当成出产灵粮和灵肉的媒介也可以,只要你带我离开这个基地,我可以为你做一辈子。”臧嫣然发誓说。

    “其实,本来,我今晚来的意图就是来看看这个基地最重要的人物到底是什么样子。我对这个基地的运作方式有很大的兴趣,觉得一群人,能够在末世后一年半的时间里,将基地运作地这么成功,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茗薇微微笑。

    “不过,既然听到了一些秘密,特别是似乎和我有那么一点关系的秘密,很多事,就不能袖手旁观了。”那个所谓的系统,茗薇虽然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但是已经从有限的线索里知道,那是一个公平的产物,邓宇用大量的晶核与系统交换各种物品甚至各种技术,包括即将要交换的那个所谓最强的丧尸控制系统,而系统则相应地使用晶核为邓宇制造一个强敌,等邓宇的发展到达一个程度之后,系统会为邓宇和那个丧尸强敌制造一个类似于决战的机会,这就是交换与公平。而邓宇的晶核来源显然就是通过这个基地以臧嫣然的空间出产贩卖的所得,所有基地的人通过竞技场或者其他方式得到的晶核最后全部都流入了基地的口袋,而基地可以说是零付出。邓宇是个有野心的男人,想要通过系统站上历史的舞台,成为胜利的王者,他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