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基地的高层一时之间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端

2018-06-14 19:16
“你,为什么被关在地下室半年?”有人羞愧,有人无所谓,有人问道。

    “为什么?因为裴小舞就是个表面良善,内心恶毒的变态,她早就恨我大学的时候抢她喜欢的人,末世之后又早比她觉醒异能了,所以她巴上邓宇之后,就非要把我带在身边,天天在我面前秀恩爱,表面上对我很好,实际上到处讲我的坏话,抹黑我的一切,弄得我在你们眼里就成了一个愚蠢,冲动,自私的拖后腿的女人,然后她再把我关在地下室里,控制我的自由,不让我继续地战斗,继续地成长,天天跟我说外面怎么怎么好,大家都拿了多少多少晶核,我就只能被关在那里一边当米虫,一边听着你们一个个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有威望,基地里的生活有多么逍遥。”臧嫣然将肚子里的愤恨都倾泻出来,一吐为快。

    “现在她死了,活该,谁知道她犯了什么病,邓宇的伤口是她的匕首造成的,她是当着你们的面自杀的,关我什么事。你们现在一个个都厉害了,都是基地的支柱,我一个没名没分的小队员,哪来的资格参加你们的会议商量该怎么办。你们自己去商量去吧。”说完,臧嫣然就大步走出了别墅。呼吸一口新鲜空气,那是她许久都没有享受到的了。

    此时别墅里一阵沉默,有人气愤臧嫣然如此贬低他们心目中的女神,有人则在思考臧嫣然说话的可靠性,裴小舞死了之后,他们好像突然从裴小舞的某种磁场里面清醒了过来一样,很多事,都开始有更多的想法和观点,的确。他们每次都是从裴小舞的话里面以为臧嫣然是多么赖着邓宇不走,是多么不懂事,怎么拖后腿。干了多少蠢事。之前每次臧嫣然出事,也都是裴小舞抢着让大家不要生气。不要怪她,不是臧嫣然的错等等,他们好像每次都被裴小舞误导了情绪,然后越来越不待见臧嫣然,觉得她就是一个没大脑的蠢货,后来看见她就觉得烦,不看见她也觉得没什么不好,再后来。臧嫣然什么时候消失在了他们的队伍里,他们都不知道。如今和臧嫣然正式交锋,除了觉得她言辞犀利了一点,并没有觉得她是什么不可理喻或者没有大脑的人,难道,真的是被裴小舞给欺骗了吗?

    尚修有些头疼地按了按左边的太阳穴,他是聪明人,知道臧嫣然的身上必然隐藏着一个秘密,否则邓宇不会为了裴小舞的私心就将臧嫣然这么牢牢地困在房子里。但是他却不能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这么做,算了。找人先跟着臧嫣然,想她只有一个人,也跑不到哪里去。

    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收拾首脑去世的这个烂局。

    “报告!”突然,有队员前来报告。

    “怎么了?”

    “研究院的电力系统出现了故障,好几处接连出现了火花,很多电脑都报销了。现在里面关着的丧尸和变异兽们都跑了出来,在研究室里面横行。”队员言简意赅。

    “快走!”这可是大事。研究室的很多资料,都是邓宇提供的独家资料,这些研究可都在研究室的电脑和资料室里面哪。至于那些研究用的丧尸和变异兽,他们倒不是很担心,以基地那么多强者的战力。不会让他们跑出来肆虐基地。

    此时的臧嫣然,正在逛基地。这个她曾经参与建设,却从来没有参与生活的基地。不知道是那个所谓的系统的功劳。还是邓宇真的那么有能力,这个基地显然设计地很不错,一切都秩序井然,基地里游荡着一群又一群的强者,就算是留下做基地的基础人员的,也都有着不错的战斗力,他们都是在基地竞技场输光了身家之后,舍不得基地的灵粮灵肉,留在基地里做服务人员的。半年之前,自己还是队伍里第3个达到5阶异能的人,半年之后,5阶异能的人在这个基地里十有六七。

    她去了食堂,看到了自己提供的灵粮和灵肉的价格,只觉得心中苦笑不已,那么长的时间,她都在为别人做嫁衣,自己却得不到任何的好处,成就了邓宇和裴小舞的名声,自己却被人囚禁,被人遗忘和厌恶。

    她去了竞技场,看那些人为了晶核而疯狂地战斗在一起,很多原本人类的精英却在这里成为了赌徒,或者在这里无声地陨落。将生命耗在这个基地里,却不去与丧尸战斗,这样真的好吗?

    臧嫣然看尽了所有,却萌生了去意。去找那个端木茗薇吧,她不知道,她的行动居然如此之快,一夜之间,一切都已经改变。

    可是,怎么找?

    就在她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的时候,尼克出现了。

    “你好,你是在找人吗?”尼克问道。

    臧嫣然疑惑地眨了眨眼。

    “我知道你要找谁,请跟我走。”尼克递过去一样东西,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臧嫣然想了想,跟上了他的脚步,手里握着的,正是她昨天晚上喝过的那个咖啡杯。那是端木茗薇带来又带走的。

    臧嫣然没有想到,端木茗薇住的,是和邓宇等级差不多的别墅。而且,她身边竟然还有这么多的人。

    “想好接下来该如何了吗?”茗薇示意臧嫣然坐下,格瑞森递过去了新的咖啡,然后茗薇问道。

    “我说过你帮我报复他们2个人,我就回报你一辈子。”臧嫣然放下咖啡杯,说道。

    “我不需要你的回报,实际上,灵粮和灵肉,我并不缺少。”茗薇无所谓地说。

    “那你缺少什么?”臧嫣然急切地问道。

    “我,缺一个足够聪明,又可以信赖的风系异能者。”茗薇想了想,说道。

    “我会努力的,谢谢你!”茗薇的话说到这个份上,臧嫣然马上就明白了。

    “自我介绍一下吧。”茗薇微笑,果然是聪明的人,虽然被绝望磨去了棱角,不过这样更好。

    “你们好,我叫臧嫣然,24岁,是风系5阶初期异能者,速度觉醒者。”

    其他人也都大概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年龄,异能。

    “我叫小八,是姐姐起的名字。”小八拉着茗薇的衣角,羞涩地说道。

    “你好,小八。”臧嫣然努力将脸上傲慢的笑容变为温和的微笑。

    “再次介绍一下,我是端木茗薇,18岁,你只要知道,我是光系异能者,就可以了。”茗薇从座位上站起,向臧嫣然伸出了手。

    “你好,很高兴成为你的队员。”臧嫣然认真地说,伸出手与茗薇的手握了握。

    “好了,午饭时间快到了,今天就在家里做吧,今天轮到谁做饭了?”茗薇说道。

    “姐姐,今天是我们。”小四小五小六三个人站了出来。

    “我也会做菜,我去帮忙吧。”臧嫣然连忙说。

    “好吧,嫣然,你负责两个菜,小六,你等下一次。”茗薇也无所谓。大家一哄而散,各自找事干去了。

    臧嫣然亦步亦趋地跟着小四和小五走进厨房,便看见了半个厨房的新鲜蔬菜和肉类,都散发着与她的空间如出一辙地灵气。不,这灵气比她的空间出产的那一些要浓厚地多了。

    “这是?”臧嫣然惊讶地停住了脚步。

    “这些都是姐姐的哦,姐姐的空间里,有一片好大好大的农田呢,里面什么都有哦。”小四说到姐姐有多厉害,那是自豪地很。

    “哦。”臧嫣然点了点头,怪不得端木茗薇说并不需要她的报答,她自己就已经有很大的种养空间了吧。也许,只有跟着这样的人,她才会真正地安心,对方不是因为她的空间而接近她的吧。

    这样,也好。

    “嫣然姐姐,你会杀鸡吗?”小五见嫣然有点发愣,指着乖乖呆在笼子里的小母鸡问道。

    “哦,会啊。”嫣然连忙点头,埋进了厨房大业之中。

    于是,在基地的高层一时之间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端木茗薇的别墅之中,一群人吃着大餐,聊着天,气氛热络。

    第二天,当尚修忙完了一些交接事宜,成功成为了7731新一代的领导人,终于想起了臧嫣然以及基地的隐患端木茗薇一众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找不到他们了。臧嫣然彻底消失了踪迹,跟踪她的人的尸体在基地的某一个垃圾场被发现,而端木茗薇一行人,也已经人去楼空了。

    此时,茗薇一行人早已行在路上,茗薇的车上坐着柳意,小八,沙力和臧嫣然。

    “先让沙力多带带你,他是7阶初期,你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升上5阶初级,说明你的战斗能力还是不错的,希望你能够变得更强。”茗薇说道。

    而战斗,就是变强的最好方式。臧嫣然也终于见识到了茗薇等人是如何与一大波的高阶丧尸混战的。那是一种一往直前的无畏,无论前面有多少敌人,全都勇敢面对。人类所能遇见的高阶丧尸或变异兽一直都很少,6阶丧尸
分享到:
收藏